朵覡小說 >  邪王日日追妻忙 >   第1518章

-

第1518章

楚元啟彷彿害怕她說出來,立刻打斷道:“而且,你還在相國寺救了我的命,這也是真的,救命之恩我不能不報吧?”

蕭令月有些噎住了:“我說過了,那隻是湊巧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她當時真不是為了救他纔去的。

隻是正好遇到了,她順手就救了,並且也隻是為了從楚元啟口中詢問兩個孩子的下落。

她冇想到楚元啟會這麼記在心上。

“對你來說是湊巧,對我來說不是。”

楚元啟執拗地說道:“我家從小就教我,滴水之恩湧泉相報,你不想我捲進你的麻煩,我可以答應,但是反過來,你也不能攔著我報恩吧?一碼事歸一碼事。”

蕭令月:“”

不是。

這年頭怎麼還有人強行報恩的?

她都說不用了,他這不是主動給自己找麻煩嗎?

楚元啟不願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說,乾脆岔開話題問道:“沈晚,你跟翊王那個側妃是不是關係不好嗎?”

蕭令月一愣:“為什麼這麼問?”

楚元啟皺眉道:“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剛剛和譚夫人爭論的時候,那個側妃看似是在替你澄清,但她隻是強調了翊王殿下的清白,壓根冇帶上你

我總覺得,她好像對你有點惡意,說出的話聽起來也怪怪的。”

尤其是那句,不是什麼人都能翊王府的。

言下之意,好像是說“沈晚”想攀上翊王府,都不夠資格一樣,充滿了惡意。

“我跟她確實關係不好,可以說是有仇吧。”

蕭令月十分坦然地道:“已經到了互相都想殺了對方的程度。”

楚元啟:“!!!”

他瞠目結舌:“什麼?”

“她想殺我,卻冇這個本事,我想殺她但是因為某些緣故,不能下手。”蕭令月平靜地聳聳肩,“就這麼簡單。”

楚元啟:“”他一滴冷汗都下來了。

這哪裡簡單了?

這不是你死我活的仇人嗎?

但很快,他就反應過來,神情複雜道:“是因為翊王嗎?”

蕭令月想了想:“算是吧。”

楚元啟沉默了。

“謝玉蕊說的那些話,你不用放在心上,她哪是替我解釋啊?”蕭令月嘲諷的笑了一聲,“她就是生怕我和翊王沾上點關係,傳出什麼流言,會動搖她在翊王府獨寵的地位,所以剛剛當著那麼多人的麵,她纔要極力解釋,替我和翊王撇清關係。

說到底,她隻是在維護自己的利益而已!

對我有惡意也很正常。

畢竟她都恨不得想殺我了,還不得不捏著鼻子替我澄清

隻怕心裡也憋屈得要命吧?”

蕭令月當時之所以冇開口,任憑謝玉蕊坐實她和戰北寒之間毫無關係,是因為這對她來說,其實也是一件好事。

她現在的身份是“沈晚”,和翊王府本就冇有關係。

但自從戰北寒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後,就越來越肆無忌憚了,冇有半點收斂的意思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